在這次旅程中,某個繁華城市的夜晚,我們認識了一個荷蘭來的小女生。

起初是我在玩紀念幣機(註:是一種投錢進去,選擇你想要的紀念圖案,然後轉動手把把硬幣壓成長橢圓形上面有你選擇的圖案的機器)。
這個荷蘭小女生主動跟我們一群人搭訕,在我看來是莫名勇敢的舉動,因為任誰也不會想要在外地主動跟黃種人搭訕吧?尤其她不怕語言不通嗎?
好在我們這個優質團不是小移民就是美國留學生,所以很容易就跟她聊了起來,託她的福,我還在六號碼頭找到了另一台紀念幣機。

這個小女生離鄉背井來這個地方度假打工,也就是所謂的working holiday。本來怕冒犯,不過後來一問,這個小女生只有17歲。
她很親切的秀給我們看她今天拍的照片,早上去動物園,下午去登塔頂。拿著她從荷蘭買的套票以及旅遊書,她很驕傲的說下個工作是要去另外一個雇主家當保姆。
她自己一個人來,在旅途中結交朋友。

一台相機,一部電腦,一個旅行箱,就可以走遍世界了。
一個人不怕嗎?難道全沒擔心過自己的安危(或甚至父母沒有擔心她的安危),這麼晚的時候還單獨走在街上?
她甜甜的微笑讓我把這個問題吞了回去,我想,外國人的獨立不是我們所可以想像的。

其實我們相遇的時候已經接近午夜,聊天聊了頗久,還一同照相留念,可惜照片因為某些原因就不公開了。
為了多聊一會兒天,多認識一下這個小過客,回旅館的途中我們還陪她一起走了一段。
在十字路口的分別,我們一行四人同她揮手道別。她報以一貫甜甜的笑容,說掰的時候大概能知道我們永遠不會再見,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?旅行與旅行中遇到的人,不就是沒有任何特定意義,只讓它和他們存在在當下而已嗎?
她的轉身年輕而自信,彷彿世界是為了讓她探索而存在的一般,然後仍舊勇敢的就著夜色朝前方走去。


*********


因為參加了當地的Day tour去郊區觀光,有著遊覽車可坐,司機還兼解說員,省了一整天的麻煩。
因為參加的是英文團,整車只有我們四個華人。
坐在後座的白髮老爺爺老婆婆,大概是看我們整天下來都用中文交談,判定我們聽不懂英文吧,所以用英文偷偷在背後討論我們幾個Asian(但是我們如果聽不懂英文怎麼會參加英文的tour呢?這點我不得不說他們真是太大意了!)
"They are so tiny....."聽到了這句我不禁開始偷笑,我知道她指的是什麼。

整天都沒有交談過兩隊人馬,在隔天的city某個小角落碰面了。
白髮老爺爺老婆婆大概是走路走累了,在路旁某個涼椅上歇息。偏偏我們剛好逛到這條街。
然後空氣中的氛圍開始起了變化,老爺爺舉起手跟我們打了招呼,我們也舉起手say hi,六個人,六個微笑。

旅行的意義除了可以想像得到的以外,我想還有去探索以及蒐集世界上的善意吧。
旅行的時候可以放下身段,放下偽裝,拋開所有不好的念頭,只為了替所有旅途中的邂逅增添更美好的畫面,然後讓自己相信,我們的存在有意義。


美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