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該來這邊的我知道。


但是原諒我,八個小時後我腦筋一片空白目前沒辦法再思考。


剛剛不小心瀏覽到一篇文章,不認識但是很欣賞的一個女生寫的,共同點是,我們都是海龜。
而我說的海龜其實是海歸,就是其實我們喝過一點點洋墨水,然後畢業了以後回來台灣。


看完了之後我突然想到,在我離開西雅圖回台灣前的最後一天,我買了U-street上的一家土耳其(還是哪個中東國家)捲餅當我的最後一餐。
捲餅很方便,在學校時我常常拿來當午餐,太常買了所以老闆知道我是熟面孔,但我跟老闆的對話常常除了點餐以外就沒有別的了。

然後我忘記了那天,最後一天,我買了那個捲餅之後我到底有沒有跟老闆說再見。


(老闆再見,今天是我在美國的最後一天,我要回到我的hown town了)
(以後不知道還會不會再來呢)
(你賣的捲餅很好吃,這種口味在我們國家吃不到,所以,我以後可能也吃不到了,我會想念這個味道的)


我突然好想好想跟老闆道別,連模擬的對話我都想好了,可是我忘了我到底有沒有說。好像有又好像沒有。
我想不起來了。我很努力的回想但是想不起來了。



(所以其實人的記憶很不可靠,我以為我會記得可以不用一一寫下的detail,其實還是有忘記的風險啊。)



編織好的道別的話,可以選擇說與不說,因為早已經有可以預期的道別。(說的時候是興之所至,不說的話也有千百個藉口)
但是那種突如其來,預期之外的道別呢?有的時候卻是連再見也沒有機會再說了。



所以如果還有機會可以回去,除了道別的話以外,我還想跟老闆多聊上幾句。



可是我們都知道,就算回去了,我也已經不是那個時候窮留學生的狀態,道別也已經不是那個時候,心懷不捨的道別了。

美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James
  • 希望妳有機會能回西雅圖看看!! 雖然心態不一樣了 但是能看
    到熟悉的人與事 心頭總是很溫暖的

    以前看了一部片(好像是The pursuit of happyness吧) 裡
    面主角都從來不說good bye 只說see you later~